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
  • 周一至周五:09:00-17:30
  • 周六至周日:10:00-16:00
多部本土电影亮相,票房冷热不均乡土情怀如何更动人
2018-09-15 17:44:31 989
  • 收藏

    文丨黄堃媛 毕嘉琪   来源丨南方日报


    近日,多部地域色彩浓郁的本土电影先后登上大银幕:潮汕方言电影《爸,我一定行的》登陆院线两天内就斩获过千万元票房;同期另一部客家方言电影《纯真年代》却票房惨淡;随后还有一部在潮汕地区拍摄的爱情影片《草戒指》即将上映。同样是主打浓郁的本土情怀,为何《爸,我一定行的》能成为“黑马”?这类小众电影应该如何让优秀传统文化“活”起来,撬开市场缺口?


    “潮味”文化元素引关注

      

    《爸,我一定行的》通过讲述一对潮汕父子的故事,将镜头聚焦于潮汕“80后”“90后”年轻人与父辈因价值观差异产生的代际冲突。《纯真年代》则以几个小学生的成长故事为主体,反映“80后”梅州客家人的童年故事。

      

    两部影片都包含“外出”“小镇风情”“成长”等元素,邀请本土演员参演,主打本土电影的招牌,不过二者票房却相去甚远。



    有影评人分析,《爸,我一定行的》巧妙运用和融合了大量潮汕地道的传统文化元素,包括习俗(如功夫茶、英歌舞)、场景(村里的伯公庙、“下山虎”老厝等)、美食(如牛肉火锅、肠粉)等,人物对白使用原汁原味的潮汕话,带有浓浓的乡土气息,在潮汕民众中赢得口碑,也因此收获更多好评和票房。

      


    相比而言,《纯真年代》在前期宣传时多次提及乡音风俗,在影片中却难觅其踪。片中出现的老电影机、小闹钟、三用机、凤凰自行车、烤番薯都不是最有代表性的客家文化,客家话台词也只有寥寥几句,仅靠优美的梅州风景难以让观众产生亲近感。

      

    讲情怀也要有剧情

      

    尽管这两部本土电影在上映前期就“刷屏”各大社交平台,网上评价却是两极分化。许多网友感慨被影片中的乡土乡音触动,对于能在大荧幕上看到家乡传统文化的画面充满新鲜感。有观众则表示被《爸,我一定行的》中沉默保守的“潮汕父亲”形象戳中泪点。“电影里龙伯的言行举止像极了我的父亲,我恍惚看到了往日父亲的背影。”

      


    部分网友却不买账,认为二者都是剧情单薄的情怀片。一位专业影评人直言,故事剧情是这两部本土电影的“硬伤”。“《爸,我一定行的》在时间衔接的处理上过于生涩,部分戏份的演绎过于夸张,与电影风格不符。”《纯真年代》则过于强调画面感而轻视剧情,故事主线薄弱且平淡,饱受观众诟病。

      

    对此,《爸,我一定行的》影片主演郑润奇曾公开回应质疑,承认在剧本和表演上确实存在不足,并向观众真诚致歉。他也倾诉了主创团队的难处,从前期缺乏资金到面临院线排片不到1%的窘境,他们都顶着极大的压力在坚持。

      

    《草戒指》剧照


    值得关注的是,近期还有一部由潮汕青年导演洪亦平执导、展现潮汕唯美风光的本土电影《草戒指》即将上映。这部电影同样成本不高、创作艰难,却已经提前在美国休斯敦电影节影展斩获最佳电影和最佳男配角两项大奖。


    “这些本土影片的出炉都非常不容易,大家怀揣着对故乡的感情和热爱来做影片、传达对家乡的情怀。但我们千万不要为了情怀去买单。我希望,大家是因为一部电影好看而更加关注一个地方,而不是知道这是哪里的电影我才去看。”洪亦平认为,无论是潮汕电影、广东电影乃至中国电影都应该拍出质感,而不仅是“卖情怀”。


    体现地域人文精神才能接地气

      

    近年来,本土电影逐渐成为中国电影市场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不少作品在发掘传统文化的基础上进行创作,上映后好评如潮,却很难在主流电影市场中占据一席之位。

      

    有业内人士指出,在中国小众本土电影中,主要体现的传统文化是我们的乡土文化、人文精神和文化民俗,这些在现有作品中已经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但是如何运用现代电影艺术手段讲出一个好故事,成为本土电影面临的共同难题。

      


    管虎的《老炮儿》曾被多数电影人评价为本土方言电影的典范。他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北京文化中最具文化趣味和价值的本土文化特色集中投射在主人公身上,反观现代人在都市中对于人性的思考。这种回到本真、用小人物的故事透视现实的手法值得本土电影人借鉴。

      

    毕竟,仅靠那些熟悉的风光和亲切的乡音并不足以打动人,只有让观众感受到人物故事的真实可信,并从人物身上切实体会到一座城市的“地气”,才能引发观众对家乡的共鸣,对文化变迁的思考。



    
    全部评论(0)